您现在的位置: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 新闻动态 > 医疗动态 > 正文

手术前后判若两人,究竟发生了什么?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0日  

术前老王整日愁眉苦脸,不思饮食,沉默无语,卧床不起;术后老王很快面露微笑,食欲好转,打开话匣,且坐了起来!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使老王术前术后判若两人呢?

原来老王因患慢性肾病发展为“尿毒症”,至今已靠透析治疗维持生命达6年之久,期间经受的酸甜苦辣只有他最清楚。然而不幸的是,1年前老王又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全身骨痛,尤其以髋关节及腰椎为重。经查腰椎核磁显示为:重度骨质疏松,考虑为“肾性骨病”,给予“补钙、降磷”等内科治疗,疼痛无明显好转,且逐渐出现活动受限。特别是近1个多月患者骨痛进行性加重,以致不能下床活动及坐起,只能整天卧床度日,生活不能自理。家人送他到医院一查,发现其血中“甲状旁腺激素”竟高达正常值的20倍之多!医生告诉他,他患了严重的“肾性继发性甲状旁腺功能亢进”,建议行手术治疗。但家人奔走了好几家医院,经详细了解病情,医生均婉言拒绝为老王手术。

难道这些医院在故意推诿病人?不是,是因为老王的病情复杂,麻醉、手术风险太大!拒绝理由之一:老王已65岁步入老年,且常年患“尿毒症”致使身体虚弱,抵抗力差。理由之二:老王患有“高血压”病史19年;“冠心病”病史19年,且19年前曾发生“心肌梗塞”,4年前及8个月前因胸前区反复疼痛,于某市级医院行冠脉造影及支架置入术,这些使得麻醉、手术风险加大。理由之三:“继发性甲状旁腺功能亢进”手术难度大,并发症发生率高,且手术顺利实施需要多个相关学科密切配合,故许多医生不愿开展或许多医院尚不具备开展此类手术的条件。看着老王痛苦的样子,家人非常着急而无奈。

后来,家人打听到我院可以做这种手术,便抱着一线希望把老王送到我院。经肾内二科为其全面检查,认为手术指证明确,遂请会诊后转入腺体外科。田延锋主任详细了解了老王的病情后也眉头紧锁起来。尽管近两年已为多例“尿毒症继发甲状旁腺功能亢进”的患者成功实施了手术治疗,但老王算年龄最大、症状最明显、并存病最重的一个,且彩超仅发现两个、核素显像仅发现一个异常甲状旁腺,这就意味着患者很可能存在甲状旁腺的变异。此外,由于患者卧床不能坐起致使其肺功能无法检查。这些都提示田主任老王的麻醉、手术风险和难度均较以往的患者大得多!怎么办?知难而退,还是迎难而上?当天天查房看到卧床不起、痛苦不堪的老王和焦急无奈、愁眉不展的家属时,田主任和他的团队决定为老王一搏!

在麻醉手术科、病理科、检验科的通力协作下手术取得成功,术后甲状旁腺素很快降至正常。经ICU短暂过渡、生命体征平稳后,老王又返回腺体外科。他的骨痛症状很快缓解,心情一好食欲大增,竟跟老伴要饺子吃。老伴给他买来饺子要喂他,没想到老王说:“不用你喂了,我自己坐起来吃。”老王在床边坐着吃饺子的一幕恰被来病房查看的田主任看到了,田主任兴奋不已!看到手术能给患者带来如此意想不到的判若两人的效果,他感觉付出多少汗水、承担多少风险都值!见到田主任又来看望自己,老王放下筷子,拉住田主任的手激动地说:“田主任,我曾四处求医,都说我病情太重,不能耐受手术。虽然你答应给我做手术,但我真没敢奢望从手术室活着出来。没想到我不仅活了下来,手术还很成功,我终于又能坐起来了!太感谢你们啦,你们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这正是:手术前后判两人,只因手术效果神。多科协作攻难关,医大一院美名传!

(普外一科 腺体外科 吴振宇 田延锋供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