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 新闻动态 > 医疗动态 > 正文

“没想到在北京能做的高难手术在庄里照样可以做好”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3日  

听说身患尿毒症多年、靠血液透析维持生命的姐姐又添新病,张先生心急如焚,彻夜难眠。怎么回事?原来,姐姐近来莫名其妙地出现双下肢疼痛、乏力,且越来越重,不得不坐上了轮椅。经我院肾内二科检查,发现血中甲状旁腺素竟高达正常值的近30倍!张丽红主任告诉张先生,姐姐得了“继发性甲状旁腺功能亢进”,因病情较重,靠药物治疗很难奏效,需尽快手术干预。张先生很快上网查阅了相关知识并咨询了朋友圈的医生,得知“继发性甲旁亢手术”难度高,风险大,并发症多,故许多大医院的腺体外科医生都不愿触碰这种很可能“费力不讨好”的高难手术。怎么办?

经多方打听,得知北京某知名大医院擅长甲旁亢手术,于是张先生决定带姐姐到北京做手术。但当他把上述想法告诉张丽红主任时,张主任却给了他另外一种选择——留在我院。张先生听后脱口而出:“行吗?医大一院能做这手术吗?”。但当了解到我院腺体外科田延锋主任带领的团队已为多名甲旁亢的患者成功实施手术并取得满意疗效,尤其是与肾内二科等相关科室进行了很好的合作后,张先生渐渐改变了主意,最后决定放弃北京行,就留在咱庄里手术。

为制定周密的治疗方案,做好围手术期处理,张丽红主任很快组织了由腺体外科、超声科、核医学科、心内科、麻醉科等多科参与的MDT病例讨论会。会上对影像学未能发现全部异常甲状旁腺、并存甲状腺多发结节、心脏射血分数低、并存高血压等问题逐一进行讨论,并找出最佳解决方法。待患者病情进一步改善后,转入腺体外科。经积极术前准备和与患者家属充分沟通告知后,在麻手科、病理科、检验科的密切配合下,由田延锋主任医师和郑丽华主治医师等为患者顺利实施了“甲状旁腺全切+甲状腺部分切除+甲状旁腺自体移植术”,术中不仅四个增大的甲状旁腺全部找到切除,均经病理证实为甲状旁腺腺瘤或腺瘤样增生,且切除第四个甲状旁腺10分钟后,甲状旁腺素由开刀前的1825.8ng/ml迅速降至83.9ng/ml,预示手术取得圆满成功。术后第一天患者双下肢疼痛等症状即明显减轻,第四天就转回肾内二科做透析等内科治疗。

看到姐姐手术成功,术后症状缓解,顺利康复,张先生高兴地说:“真没想到在北京能做的高难手术在咱庄里照样可以做好!太谢谢你们啦!”

(普外一科<腺体外科> 郑丽华、田延锋、实习学生组)

分享到: